杭州侦探调查杭州侦探社

侦探
侦探

公司新闻

Bangtan synopsis

杭州市私家侦探

总部地址 :

杭州市交财智大厦1611

全国咨询热线:

网站招租:18530930310
外国情感维护在中国窃取公民信息,两被告分别被判刑 Click: Release:杭州信诚婚姻服务公司 Posttime:2018-07-24

为了调查一家公司的高管是否能吃,他们被跟踪了3天。为了调查一家公司的经理是否拿回扣,他们正在尝试获取他们的户籍信息和出入境记录,甚至是详细的P。打电话记录…

一些公司或个人所谓的背景调查是英国Pete William Humphrey和他的华裔妻子Yu Ying的日常业务。过去几年,他们非法购买了256个公民的个人信息,并在真希之后卖给了客户。昨日,中央一庭院开庭审理两人非法获取个人信息。这是第一次非法获取外国人在中国的个人信息。这也是中国第一个外国人犯罪案件,这是第一次微博直播的庭审。

经过11个小时的审讯和休庭,法院于昨晚10作出判决:被告人Peter William Humphrey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并处开除;Yu Ying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150元。元。

汉弗莱和Yu Ying于2003年底在香港商业中心成立了Zhonghui公司,于2004年5月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公司,扩大了中国在上海的业务。公司的业务注册范围是业务信息咨询、业务管理,但在FACT,主要业务是接受来自国内外的客户,对近1000家公司和大量市民进行了调查。

起诉书称,从2009年4月至2013年7月,汉弗莱先生和夫人以公司名义委托国内外客户对多家公司或个人进行背景调查,两人按800至2000元的价格进行调查。每项累计有256项信息,如周红博(另行处理)、刘宇和蔡志成(分别办理)购买公民户口、出入境记录、手机记录等,涉嫌非法获取个人信息。犯罪与利益犯罪。

事实上,这家公司在表面上是一个商业信息咨询公司,但实际上是一家研究公司,他们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客户,并对他们的目标进行背景调查。每项调查费用为每小时2万元至20万元,在芬兰某公司的调查中,他们投资了9条信息进行报告,芬兰公司支付了264万元,在过去10年中,他们已经完成了700多份KI报告。NDS并取得了巨大的利润。

该公司的客户涉及16个国家,如美国、德国、英国和日本,一般是大中型外资公司,主要是制造企业、律师事务所和金融机构,包括最近关注的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目标是购买公司、高管和员工。

非法获取的个人信息包括户籍信息、家庭成员背景、房地产车辆信息、出入境记录、通话记录等,以及商业档案等。货架、偷拍、假货、偷偷溜进等手段。

在审讯中,汉弗莱承认这两家公司没有全职员工,只保留秘书和兼职人员。在照片公司,汉弗莱负责吸引顾客。Yu Ying负责财务管理,如果客户要求进行调查,汉弗莱会让所谓的工作人员在互联网上搜索相关信息,打电话联系现场,以便找到第一手资料。排除内部人是否忠诚,我们可以通过网络搜索和电话调查来完成他人的信息。

从汉弗莱的供述中,我们可以看到,超过700的调查中大约有30%的人需要购买被调查者的个人信息。为了不让员工知道信息人员的贩运,我们也给了他们英文代号。SE是我们拥有的资源,我们不能让员工接触它们。

Yu Ying也很清楚,中国人通常不设立自己的公司,从他们的亲属和亲戚的名字中借更多的东西。因此,他们相信,如果你能得到一个人的户籍信息,然后与相关的商业登记证进行比较。你可以发现一些潜在的问题。例如,在一个项目中,一个外国公司收到一个来自告密者的报告,一个公司的经理有欺诈行为。公司获得了高级管理人员的户籍信息,并发现公司建立了S。EURALL加工厂以他的妻子的名字,然后分公司的加工业务,加工厂承担的好处。

为了保密,调查项目经常标有特定的代码名称。例如,芬兰诺达的委托项目被称为黑刺李,德国伯恩斯坦公司的委托项目称为小丑项目,德国大陆汽车公司B。这是一个外国公司怀疑一位中国高管收到高额回扣,委托汉弗莱调查。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名男子的妻子花了数百万美元在香港买了一套公寓。怎么可能从妻子的生意中赚到钱呢汉弗莱试图得到这个人的出入境记录和户籍信息,护照号码,并逐一,以确定他确实经常外出私下,并采取了大量回扣。

汉弗莱说,一些项目需要进行一些背景调查,他们会要求其他咨询公司提供相关信息和支付服务费。但他坚持说不是购买信息,而是请朋友帮忙。

在其他调查中,谢林公司的雇员将采取伪造身份来获取信息。例如,一家外国公司想调查一家中国公司是否有丰富的购买中国公司的信息。他们常常假装是猎头公司来联系以前的雇员。被调查企业了解公司的秘密信息,有时会监控目标公司的办公室,甚至监控每个周末的具体管理人员的私生活。

58岁的汉弗莱在中国呆了很多年,61岁的Yu Ying出生在北京,1981年去美国,另外两个是大学名誉教授。

在法庭上,两对夫妇反复宣称他们不知道他们违反了中国法律,也不知道他们的来源是非法的。他们认为大部分信息来自全国律师事务所。RMIT可以有效地降低案件处理的成本,因此律师之间的跨区域合作是一种实践。

事实上,这一说法是站不住脚的。2009年2月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七)》明确规定了3项出售、非法提供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指控。汉弗莱的信息提供者刘宇被PO拘留。在北京,虱子曾经很清楚地告诉他们,他们的信息是由亲戚朋友从不正当渠道获得的,这样做是违法的。

虽然汉弗莱和Yu Ying在中国生活了两年,熟练使用汉语,但他们仍然要求法院进行英语诉讼,因此,市中级法院通过上海外事翻译协会聘请了英文译员,以便审判更耗时。

在最后陈述阶段,汉弗莱表示遗憾,他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大量中国公民及其家属的合法权益,严重侵犯了一些跨国企业和国内企业的合法权益。ES和他们的个人隐私。我们深感抱歉。

同时,大数据时代的资源整合也带来了大量的新问题,如信息泛滥、隐私泄露等。一些公民的个人信息甚至成为非法分子的获利工具,在这种情况下,被告被公诉机关指控非法获取公民的个人信息。根据《中国刑法》的规定,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为了使案件更加公开、公正、透明,市一中院利用官方微博的新媒体平台进行全画面、文字的全方位直播,在新浪网和腾讯网中搭建了一个微实况栏目,共发布了41条微博。艾尔审判,包括31个长微博、7份庭审现场和5条相关法律发布的微博,同时在中级人民法院新闻办公室设置了直播室,为中外媒体记者提供了方便。e广播并执行相关报告。

首先,建立对公诉机关的控诉,我国两被告人非法获取中国个人信息符合中国刑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构成要件。

二、两被告应认定为严重违法行为,两被告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不仅持续时间长、犯罪案件多、侵犯个人信息的数量多,而且非法获取个人信息。对公民进行非法调查活动的处罚,应当从严处罚。辩护律师认为,两被告的犯罪轻微轻微,不构成犯罪的,不予采纳。

三,两被告在量刑上存在差异。在审查中,合议庭一致认为,两被告共同承担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构成共同犯罪,但两种具体行动之间存在一定的差异。S和被告的作用,应该体现在量刑上。

另外,两名被告是外国人,可以依法实施驱逐出境。但是,根据被告人于颖增的犯罪情况和个人情况,他不得申请驱逐出境。

综上所述,为了惩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保护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和合法权益,法院依法作出了相关决定。

版权所有 © 杭州市邦探私家侦探社 http://hangzhou.zhentanw8.com 关键词 : 侦探杭州侦探杭州侦探社

  • 网站首页
  • 联系电话
  • 回到顶部